零五文学 > 仙侠小说 > 明尊 > 第一百三十二章降魔……最终一战
    零五文学 www.05wxw.com最快更新明尊最新章节。

    “我执!”

    钱晨手中的长刀挥出,犹如冰铸的雁翅刀光犹如秋鸿无迹,带着轻灵、飘渺、无拘无束的自在,仿佛无法被任何事情束缚的自由,化为一只从幽深海底一跃而出,展翅化鹏的巨鲲。

    不拘于万事万物……是为逍遥。

    这一刀斩向太上天魔,也斩向了钱晨自己。

    “我砍不了你,我砍我自己还不行吗?”钱晨心中坚定道“你就是我,你是我的魔道根基,我既然斩过你一次,当然知道如何斩你第二次。”

    正在降临的太上天魔,被斩了这一刀之后,魔念出现了一丝波动,赫然裂开了一丝缝隙。

    钱晨陡然大喊道“妙空!你这废柴,我知道你还活着!”

    太上天魔的魂火发出一丝微弱的波动,那是妙空极度恐惧的气息,他挣扎道“救……救我!”

    “坚持住!”钱晨大喊道“我正在设法牵制他的魔念,你一定要坚持住啊!”

    “老子快撑不住了!你太可怕了!太可怕了!老子这辈子最后悔的,就是去了那个该死的时代……招惹了你个魔头!”妙空极度恐惧道。

    目光遥望太上天魔,与那冷漠无情没有半点情感波动的眼神对视在一起,钱晨注视着自己,他看到太上天魔眼神里倒映的是自己,而自己的眼神里,倒映的也必然是太上天魔。他看清了那个没有任何弱点,漠然如神的自己,

    “不灭原始神魔真身,需要组成魔躯的神魔完全死去之后,由死而生,重新再活过来,才能融汇大乘。但现在,组成原始魔躯魂魄的妙空还没有死,你的魔念虽然操纵了无间鬼母,但还一时无法抹杀妙空,这就导致你暂时还无法完全降临!”

    “如今,他就是你唯一的破绽,而我则是唯一能通过这个破绽,斩杀你的人!”

    “希望燕师兄,宁师妹、司师妹他们早点想明白我留下的线索!”

    钱晨左手有情剑再次刺出,直指自己的本心……

    “引路人?”司倾国茫然道“钱大哥为什么让我记住‘引路人’?”

    宁青宸抱着瑟瑟发抖的大黄鸡来到司倾国的面前,看着那边钱晨拼死拖住太上天魔的艰难,那一刀一剑,纵横交替,已经全然顾不上什么风范气度了,她转头坚决道“钱师兄拖不了太久,他与自己魔念的交锋在于道心之上,我们帮不了什么忙!”

    “钱师兄可与你说过什么?”宁青宸问道。

    司倾国慌忙道“钱师兄最后对我说了一句,让我记住‘引路人’!”

    “我猜他可能是让我去叫人……若是我爹来了,当能解决……或许能与这魔头一战!”司倾国原本想说‘当能解决这个魔头’但她转头就看到钱晨被太上天魔八臂轰击,那冰魄寒光根本挡不住血河混天红绫上燃烧的血焰,钱晨甚至被血焰白骨火尖枪挑起,胸前一刀一剑都招架不住,直接又喷出一口老血来。

    当即吓得不敢说出这句话,连忙换了一种说辞。

    钱晨转生以来,受到的所有伤势,都没有今天重。

    事实上,之前他无论对付何等大敌,都连手油皮子都没有擦破过。

    今日可算体会了一回,在别人手下毫无还手之力的感觉。对面的太上天魔就像他的完美版本,钱晨会的他都会,而且完全没有情绪波动,毫无破绽,出手时更带着一股诡异的魔性,任何平凡的东西,在这种魔性的加持下,都会变得不可思议,更何况那些本就不平凡的东西?

    红绫如龙一般围绕着太上天魔转动。

    钱晨在那里情深意切的对妙空吼道“你给我挺住,你只能死在我的手里,知道吗?你只能死在我的手里!”

    “第一次你给我送了七件精品法器,第二次你送了我魔道根基,白骨舍利,第三次你连本命神魔都送了出来,才搞出这一份大礼。我还太穷……我还没有收够!更重要的是,你死了我就控制不住这股魔性了!”

    “你给我挺住啊啊啊!”钱晨怒吼一声,将自己对妙空的‘蔑视’‘嘲讽’‘冷笑’‘不屑’统统以道心之刀,送入了太上天魔的魂魄里。

    妙空的魂火猛然波动了一下,在钱晨的刺激下,他的魂火突然一暗,有一种经受不住打击,将要熄灭的感觉,吓得钱晨脸色一白。

    妙空活着的时候,各种想要弄死钱晨,却未见过他变色半点。

    今日他要死了,却见着钱晨惶恐激动了!

    好在这小强的命也着实坚韧,很快就在钱晨的嘲讽中振作了起来,魂火复而一振,稍微有点旺盛的苗头了。

    但钱晨知道,妙空那废柴燃烧不了多久,而自己有话不能说——因为自己知道的东西,肯定也会被太上天魔知道,所以一旦自己提示司倾国,等她做出反应,那时候他一定已经猜出了答案,而太上天魔那边也就知道了这个可能翻盘的办法。

    “所以,我必须提示司倾国,让她自己想出这个答案。”

    “然后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抓住关键!”

    ………………

    宁青宸凝重道“你不是说轮回任务完成,你父亲已经无法以引路人的权限进入轮回世界了吗?”

    司倾国连连点头,小脑袋晃动之剧烈,让人担心她会打翻了脑子里的水。

    “可还有其他办法?”宁青宸知道钱晨那边拖延不了太久。

    司倾国快要抓破脑袋了,也没有想出办法来,只能懊恼道“完成任务之后,就可以随时回到轮回之地,我爹以为那种情况下,我就安全了。哪里会告诉我还有其他召唤他进来的办法?而且我爹也不会时时刻刻的保护我,总是说轮回世界神秘莫测,总有一天会有他也来不及照应的时候。这时候,我就只能……“

    “自强不息?”宁青宸肃然起敬“令尊果然知晓事理,并非一味溺爱!”

    “依靠队友!”司倾国认真严肃道。

    果然是知女莫若父……

    宁青宸作为队友,只好更加靠谱一些,她念叨着‘引路人’三个字,突然扭转了被司倾国带歪的思路,恍然道“这领路人会不会不是指你的领路人,而是指钱师兄的领路人。我听钱师兄说过和妙空的宿命恩怨!”

    “引路人若说的是妙空!”

    “钱师兄为何将线索告诉我们中最傻的你?”宁青宸将所有线索串联,感觉自己接近了钱晨想要告诉她的东西。

    “此局的关键在妙空身上,他若活着,太上天魔就不能完全降世,他若死了,天魔彻底圆满。炼就不灭原始神魔本相的太上天魔,唯有我舍弃这具身体,以道尘珠的本体出现,与他争夺这魔躯,才有胜机,但这样即便我再次斩除魔念,也只能以原始神魔之躯行走了!”

    “这尊神魔本相背后因果纠葛惊人,只怕还牵扯到九幽血海两大魔道对魔门主导权的争夺。若是以此身现世,我就真的只能做魔道太子,向原始魔祖的宝座奋斗了!”

    “我不要奋斗啊!我就想做一只咸鱼!”

    钱晨一边悲愤着让自己情绪激荡,来抵抗太上天魔心中那一片虚无空白,心中同时电闪而过破局思路……

    “想要妙空活下来很难,唯一的希望……就是轮回之主!”

    宁青宸此时已经想明白了“想要给钱师兄创造机会,就得破坏太上天魔的降临,太上天魔降临的几个根基之中,血海魔躯的血魔已死,月魔画皮只是一件死物,白骨舍利本就是太上天魔显化的依凭,太上魔念源于钱师兄斩去的魔道根基,唯有无间鬼母,也就是妙空可能还活着……你说他若突然完成任务了会怎样?”

    司倾国脑子一下就被疏通了,恍然道“太上天魔虽然强横,但还是比不得轮回之主。若是妙空突然回归……”

    “纵然不灭原始魔躯不曾崩溃,也肯定会给钱师兄创造机会!”

    宁青宸笃定道。

    “而你,是我们之中唯一一个知道,引路人进入任务世界后,需要达成什么条件,才能回归轮回之地的人。”

    “引路人进入所接引者的任务世界,有许多限制,比如杀死其他轮回者会扣功德,没有主线任务奖励,还要完成一个单独的引导任务,才能回归轮回之地。”司倾国一股脑的把自己知道的说给宁青宸听“引导任务通常是与主线任务密切相关的任务,据我爹说,轮回之地所布置的任务,通常也有一定的目的性。”

    “特别是阵营任务,可能有两方角力,引导任务与自身阵营无关。却与被接引者有关。”

    “如果妙空是血魔阵营的轮回者,他的主线任务应该是让血魔恢复到一定程度,比如重炼血海神魔法相。”

    “但他是引路人,所以他的引导任务,应该和钱大哥的主线任务相关!”

    “至少是同一个目的性……比如我爹前两次的引导任务,一次我的主线任务是抵御某个杀手组织对一位将军的刺杀,我爹的引导任务则是,在不出手的情况下,挽救那个将被灭亡的国家。而帮助那位将军,就是阻止那个国家被敌国灭亡的重要一环。”

    宁青宸陷入了沉思“与被引导者的主线任务密切相关!”

    “血魔,入侵!”宁青宸突然转头向燕殊道“燕师兄!”

    燕殊死死按着剑匣,准备找机会接应钱晨,闻言却回头道“宁师妹请说!”

    “请师兄出手,深入地肺之中,顺着魔气的源头,斩断血魔开辟通往九幽的裂隙!闭合地肺裂缝!”

    燕殊并不问宁青宸是和用意,他只是微微点头,背后剑匣之中,剑丸灵光再次破匣而出。

    他身随剑光而去,迎着无穷的毒火炽炎,遁入地肺之中。

    燕殊可没有广寒冰魄元丹护身,他唯一能依靠的,只有手中的剑光,破开地火,直抵九幽裂隙处。还要斩杀所有可能守护在裂隙处的九幽魔物,最后,以周乞提供摧毁九幽裂隙出的方法,毁灭那道裂隙。

    钱晨的坚持已经开始动摇,他甚至忍不住去想宁青宸和燕殊等人是否猜出了自己的暗示,要不要冒着被太上天魔察知的风险,再多提示一些。

    这时候,钱晨和太上天魔交手的天煞峰废墟之旁,地底传来一身轰鸣!

    天煞峰的裂隙骤然开始沉陷合拢,那山峰的残骸彻底坍塌下去……地肺将要合拢之际,一道剑光从其中冲了出来,煌煌临天,带着一点未散的凛然之意。

    钱晨心中陡然一轻,这才露出了微笑“我就知道,你们是值得信任的啊!”

    挣扎在无情魔念之下的妙空,骤然听见了耳边传来那声仿佛天籁一般的提示声……

    他仿佛抓着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迅速的选择了离开。

    “你这怪物的下一次轮回任务谁爱来谁来……老子是不来了!”妙空悲愤的想道,就算有这么一个大敌在迅速成长……不,应该是已经成长了起来。在自己已经对付不了的情况下,保命才是第一,剩下的还是等到稍稍恢复一些修为,再去慢慢筹划吧!

    “这一次是你来找我,下一次我怕你没那么大胆子再过来了。”

    “不如换我去找你吧!”钱晨看着妙空离去,心中默默道“是时候杀魔灭口了!有可能猜到我真正身份的人……都得死!”

    妙空突然消失在了太上天魔的魂念之中,他连自己的本命神魔都没有带走,除去一点阴神本质的神魂,可以说是赔的一干二净……

    太上天魔的原始神魔法相,此刻终于露出了钱晨筹谋已久的破绽。

    在妙空走后,天魔本质陡然空缺了一点,虽然很快就会被填补上,甚至少了妙空的阻碍,天魔真身甚至能更快降临,但就是这点时间差,已经给了钱晨乘虚而入的机会。他化为魔主,再次入主自己的魔道根基。

    他代替了妙空,成为了这不灭原始神魔法相的一部分。

    钱晨和太上天魔却没有任何隔阂,毕竟他们本就是一个存在,太上天魔之是钱晨心中的魔性而已。钱晨短暂入主不灭原始神魔法相之后,熟练无比的纵起本命剑光,挥剑斩向了自己。

    随着钱晨再一次自斩魔道根基,不灭原始神魔法相就在降临之际,赫然被斩却。

    这一刻,那躁动的本命飞剑终于圆满……

    “原来,炼就本命飞剑真正要了却的因果,还是自己啊!本命飞剑,不但是外斩诸敌的利器,也是内斩心魔杂念的心性。”

    “难怪那位剑修之祖说世言吾飞剑取人头,吾甚哂之。实有三剑,一断无明烦恼,二断无明嗔怒,三断无明贪欲!”

    钱晨从他的肉身看过去,却看见那头戴红莲法冠,八臂手持诸多神通所化法器的那一尊神魔法相,与他平静对视。

    他从两个视角看着不同的自己,有一种奇异的感觉。

    良久,钱晨微微一笑,看着神魔本相化为飞灰而去,只留下一颗如白骨舍利一般的本质。

    “上一次斩却的魔道根基寄托在白骨舍利之上,我一时轻纵,才惹下了大乱子。这一回白骨舍利夺取了血海魔神、月魔画皮、无间鬼母,加上一个太上魔念,铸就原始神魔的根基,全新升级……这枚魔珠,恐怕都摸到灵宝的边了!”

    “若是再放纵出乱子!”

    钱晨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战,魔门有天魔夺道,优胜劣汰,升级可真的太快了。遇上他本心魔性那么可怕的东西,当真用不了几天,恐怕就要混成魔道的魔君了!保证比他在道门快!

    “有白骨舍利在前,这东西又是天魔解化而成,就叫天魔舍利吧!”

    钱晨捻起那颗浑然血色,透着深深魔意的天魔舍利,将之收入了怀中放好。现在这东西交给谁他都不放心,而且毁也是毁不掉了。就算拿到太火里去烧个千八百年,也未必化的了天魔舍利的一点皮毛。

    “这东西还自带天魔眷属,那十二白骨神魔,九子天鬼什么的,都成了天魔眷属,若非血海魔躯的血影子被消磨了干净,只怕还能驱使无量血影。相当于阳神级数,良久不灭原始神魔的魔道根基,这东西放在我这,不是随时诱惑我入魔吗?”

    钱晨有点怀疑人生,抬头暗道“这魔道的根基越斩越茁壮,看来我魔劫确实深重啊!”

    “难道此生,我注定要在魔道之中进进出出?”

    。

    零五文学 www.05wxw.com最快更新明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