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五文学 > 玄幻小说 > 大降头师 > 第638章 神秘术士
    零五文学 www.05wxw.com最快更新大降头师最新章节。

    秤砣的摇摆居然带动了王君军的身体摆动,这都违背了物理规律,让人觉得很不可思议。

    王军君的神情更是古怪,不停的翻白眼,嘴角抽搐,脸上时而浮现笑容时而是哭态,这个过程持续了好一会王君军突然尿了,跟着表情僵住,秤砣停止了摆动,王君军睁着双眼就这么断气了!

    与此同时影像消失了,我倒吸了口凉气。

    陈道长将水倒掉,擦拭干净铜镜塞了回去,吴添这才跑过来问:“搞完了?到底看到了什么啊?”

    我还沉浸在刚才的惊恐中回不过神来,直到吴添不断的追问,我才平复了下来,将看到的影像告诉了他。

    吴添吃惊不已:“真的看到了?”

    我点点头,吴添将信将疑:“既然看到了男孩是怎么死的,为什么看不到凶手的样貌?难道这还有打马赛克的说法?”

    陈道长说:“能看到是怎么死的已经够可以了,不要要求太高,我这已经是在泄露天机,干扰正常的人间秩序了。”

    吴添急道:“道长,你也会说天机都泄露了,反正干扰都干扰了还怕什么,你就直接让我们看到凶手是谁,省得我们多走弯路啊。”

    陈道长瞪眼道:“你知道用圆光术查事需要耗费什么吗,是阳寿,刚才那几分钟的影像起码折了我五年的阳寿,你想让我死?”

    吴添吃惊的咽了口唾沫不在多嘴了,我呆呆的看向了陈道长,内疚道:“师父,没想到这法术是要折寿的,早知道是这样就不让你这么做了。”

    陈道长拍拍我的肩头说:“不关你的事,是我自己决定这么干的,不过仅此一次,下不为例,毕竟我还想多活几年,放心,我能活多少岁自己心里有数,少五年不碍事,100岁死和95岁死的差别不是太大,反正活够本了,不要纠缠我的问题了,看过这影像后对你有什么帮助吗?”

    吴添说:“当然有帮助了,否则这五年阳寿起不是白折了嘛。”

    我挠挠头说:“至少我们搞清楚了王君军是怎么死的了,这对破案至关重要,只是......只是这影像无法作为证据,我们不可能告诉丁毅说通过圆光术看到了凶手是怎么杀人的,所以这个案子我们只能抓到凶手才行了。”

    吴添抱怨道:“搞的还要干警察的活,早知道是这样就不早警察合作了,太麻烦了。”

    我说:“只要能确定凶手的身份,有丁毅配合的话抓到人也不是难事,刚才影像里的男人给我一种很怪的感觉,他是个修法之人,按理说不该这么邋遢,可他就好像个流浪汉,而且杀人手法很特殊,用一根银针就能控制人的神智和行为,也不知道是什么路子的手法,师父,你对这种手法有什么高见吗?”

    陈道长眉头拧在了一起,若有所思道:“我确实看出了一些东西,在杀人的过程中那根针还掉出来了,让死者清醒过来,这是修法之人的大忌,很容易反噬自己,凶手的手法似乎不太纯熟,他给我的感觉像是在拿死者练手!”

    我点着头说:“嗯,我

    也有这种感觉!”

    陈道长说:“他的手法我闻所未闻,不像是常见的道门手法,回去我找懂民间各种数术的高人请教请教,相信会有高人知道是什么手法。”

    我向陈道长作揖表示了感谢。

    刚才的诡异影像让我有些后怕,在这屋里多呆一会都觉得浑身不自在,我招呼吴添离开,吴添却像是没听到一样,在那不知道琢磨什么,都出了神。

    “老吴走了,你发什么愣呢?”我催促道。

    吴添回过神不快道:“哎呀你突然叫我干什么,我好像想到什么了,你突然叫我一声思路全乱了,算了算了不想了。”

    我好奇道:“想到什么了?”

    吴添不高兴道:“都说思路断了啊,回头等我想到了在告诉你吧,走了。”

    我们把陈道长送回观里准备回去了,不过吴添想了想说:“到饭点了,既然都来武昌了,不如顺道也看看陶水金吧,毕竟他跟陈道长一样,你不在那段时间帮店里做了几笔生意,也算是合作伙伴了,巩固下关系请他吃顿饭还是要的,咱们吃完饭在回去吧,你说呢?”

    我点头表示了同意,吴添给陶水金打去了电话,可惜半天也没人接。

    吴添说:“这仁兄肯定又在哪座寺庙道观附近耍把式卖药呢,没功夫接电话,我在打打看。”

    吴添打了几个电话后陶水金终于接了,果然如吴添所料,陶水金说自己在宝通寺附近卖药,听说我们请他吃饭高兴的不行,说马上就过来汇合我们。

    半个多小时后陶水金风尘仆仆的赶到了,我询问他想吃什么,他想了想说:“不如买点下酒菜回我住的地方,坐下边吃边聊,罗老板你可能不知道,我这人喝酒从来不节制,一高兴很容易喝多了,又是个粗人,说话大嗓门,在外头的馆子里吃我反倒不习惯,还放不开。”

    吴添补充道:“是啊,上次我跟他一起干完一个活后去喝了点,他喝多了躺路边就睡,我拉都拉不动,最后还是叫了车跟司机一起把他抬到车里送回家的。”

    我苦笑道:“那好吧。”

    我们一起去买了些熟食烤串,然后一起去了陶水金的住处,陶水金的住处就是当上次尤健民租的那套,自打尤健民跟老婆和好后就把房子免费让给了陶水金住,所以我对他的住处并不陌生。

    我们摆开酒菜开整,陶水金的酒量让我咋舌,喝酒就像喝水一样,我和吴添合起来都不是他的对手。

    我们边吃边聊,聊着聊着就聊到了我们在调查的案子上,我还把陈道长用圆光术调查案子的事给说了,陶水金对我们跟警方合作查案很吃惊,表示了不屑。

    我们聊的很高兴,一喝就喝到了深夜,我和吴添都醉意浓重,实在走不动道了,没办法我们只能留宿在这了。

    这一觉睡的昏天暗地,直到第二天一早我才被手机不停的震动给吵醒了,拿过一看是朱美娟的,而且已经是第七个未接电话了!

    零五文学 www.05wxw.com最快更新大降头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