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除岁师

第347章 打主意

    零五文学 www.05wxw.com最快更新古董除岁师最新章节。

    四个姨太太没想到关家会出这样的大乱子,虽然没有具体看到家中唯一的独苗少爷的样子,但都多少听说了昏迷这件事儿,少爷一回来,太太就发了狠把她们都给关在自己屋里不再让随便走动,心里愤懑得很,这会子听太太身边的佣人吴妈带着人来讲要送她们出去住一晚,几个姨太太都敢怒不敢言。

    不敢言就只能老实忍着气被送去别院住,关大太太也怕人分散了管不住,就将人都送去了麓山下的一处小别院,派了二十个护卫队的大汉守死了,就怕几个姨太太不安分,闹妖娥子害了她儿子。

    姨太太们这边关大太太严防死守,却是一点也没防着聂璇,等把人都送走了,关大太太还自个儿亲自到了聂璇屋里来跟她讲这个大事。

    聂璇越听越心惊肉跳。

    她心里是茫然的,像是有两个人在拉锯子似的。

    一个,恶狠狠的提醒着她关大先生对她家犯下的罪孽,对她母亲的阴狠无情与对自己的虚情假意,一个则小声说关大太太这些年对她的疼爱并做不得假,是真真实实将她当成自己的女儿在养活的,但凡一点儿好东西都赶紧的给她办置,这些年一直把她打扮得漂漂亮亮如同真正的大家闺秀小姐般,就是她任性要留学也都由着她,花了大价钱送她出去。

    聂璇心烦意乱,不晓得自己要如何办才好。

    她看着名义上的舅母,实际上算得自己另一个母亲的关大太太头上这几天愁出来的银白头发,发觉这位性子温顺恭俭的长辈像是老了十多岁般,现在只能勉强维持着那份长久富贵乡泡出来的恭仪外表。

    “舅妈您别急,表哥吉人吉相,一定能越过这个坎长命百岁的。”

    聂璇温声劝关大太太,等送了人离开便急急写了封信喊金桂耳语了一番,不多时金桂就跟着府里采购的廖妈出了府。

    金桂先是路上找了借口跟廖妈约了时间后去了何洛他们住的地方,可敲门却是铁将军锁门,她咬嘴想了一番后便喊了人力车寻摸去了唐公馆那边。

    不得不说她是个聪明伶俐的,倒还真叫她急中生智给猜到了帛门师徒的去向,银霜正在小心给何洛取血试毒,伍三思一个人下了楼在客厅见了金桂,自是认出这个姑娘是跟在聂小姐身边的贴身丫环。

    金桂也不??拢??沤桓?槿?急愦掖易吡恕

    等人离开,伍三思展信一阅,眉头渐渐皱起来,站在客厅好一会儿没有出声,随后走到电话机旁边,问了管家给四爷打了个电话,说他晚上要出去一趟。

    说完了伍三思上去客房,银霜正拿着血合药,她这几天已经试了好几种毒,效果都不见理想,何洛正哼声阴阳怪气的用语言刺她,见到伍三思进来,何洛马上闭上嘴一个翻身抖得锁着自己的链子哗啦作响面向床里的墙眼不见心不烦。

    银霜站起来就听到伍三思说“银霜,晚上和我去关府一趟。”

    银霜应了好,到了晚上,果然夜渐深的时候伍三思来喊她了。

    关府现在看守得严密得很,关大太太生怕关家出事,花了大钱又请了一批拳脚功夫的汉子及一批警察来看家护院,聂璇自然早跟几个队长打通了关系让人守在后门处接应,伍三思跟银霜倒是很顺利的在护卫队的掩护下进了关府还上了楼进了聂璇屋子旁边的房间。

    很快聂璇也避开了人眼目过来。

    她站到窗户边让伍三思往外看,小声的道“小伍师父,我舅母请了那个术师来,说是要给我表哥做术法延命,他说得头头是道,不像是骗子,我请您来就是想着不会他这边弄术法会跟银霜妹妹下的蛊起冲突吧?要不要我们趁着他施术的时候把我表哥的蛊给解了?”

    “解是要解,怕最好还是趁着这人施术前解,否则这个种生基一开始了再解,若是真术,途中关少爷醒来就不仅让这个术功亏一篑还会引来严重反噬。正好,术前解也能阻止这人施术,种生基可不是随便就能弄的术法。”

    窗户外头正对着关夜的大院子,这片是后院,种了蛮多花草树木,他们看过去的地方点了灯,一个老者正指点着换了粗布衣裳像下人一样拿着锄头正一锄一锄在挖土坑的关大太太。

    伍三思都不晓得要赞一句这老头似模像样的行骗好呢,还是要叹一句这人心存害人之志故意想来让关家绝后。

    种生基这种术法,平常术师是不会随便给人动用的。为啥?因为它是逆天改命,欺骗阎王白得天地气运来给自己做寿命,这是一种违禁之术,途中稍有差池,不止续命人出事,严重的会永世不得轮回,术者的反噬会更加可怕,极有可能魂飞魄灭,所以不是有天大的财富动人心,又或是有救命再造之恩,哪个术师会这么随便就给人施用这个术法?

    比起第一个猜测,伍三思更偏向后者。

    这人要真是一个术师,哪能连鬼门十三针或关少爷中蛊这事都看不出来呢?关大少爷这其实并不算得很严重的事情,但凡是个有底子的江湖术师,还真能看出一些门道的,自然也不会一上来就使出种生基这种逆天大招,而是见招拆招。

    所以不管怎么看,这个术师,很叫人耐人寻味。

    伍三思牢牢盯着外头,喊银霜“银霜,给关大少爷解蛊。”

    “嗯。”

    银霜应了,嘴里念念有词,坐在椅子上手臂晃动着。

    伍三思不错眼的看着下头被放在坑里的关梦龙,眼睛微微眯起来跟聂璇道“不对劲,按理说母蛊在此,只要银霜催动母蛊就能让子蛊沉睡,关少爷自然就睁开眼睛,但他竟全无反应,看样子怕是被人悄悄下了黑手了。”

    聂璇心下一紧。

    她拼命回忆着回到家后的点点滴滴,良久猛一抬头。

    “有天傍晚我下楼,看到四姨太的侍女在表哥门口跟守门的护卫争嘴,就过去看了眼是怎么回事,小伍师父你讲过不要随便让人接近表哥,我记得牢牢的,但那会去看到四姨太在里头,正被我舅妈往外赶。她说么子听到下人讲少爷不好,就带了些补品过来看看,一片心意居然被舅妈嫌弃等等等等……会不会就是那个时候?”

    银霜这会停下了念叨睁开了眼,听了道“怕是。聂姐姐,你要晓得,我们江湖人要害人,那可是神不知鬼不觉的,就一个眨眼就能让人中招的。”

    。

    零五文学 www.05wxw.com最快更新古董除岁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