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五文学 > 玄幻小说 > 糖盒之牛奶糖方糖 > 第十八章
    零五文学 www.05wxw.com最快更新糖盒之牛奶糖方糖最新章节。

    方景赶到酒吧的时候方糖已经被华洛音他们架到了门口,她今天穿了一条红色吊带连衣裙,现在有一条吊带已经从肩头滑落。

    韩山用两个手指捏起那条带子小心翼翼地拽回原位,刚松开就感觉一道犀利的目光往自己这里扫了过来。他抬头一看,方景面色深沉地走过来,他下意识避开他的眼神,自己又没做啥亏心事心虚什么,这样想着他又光明正大地抬起头来。

    “哥,她是一不下心喝大了……”华洛音迎难而上,越说越没有底气。

    方糖靠在华洛音肩头努力睁了睁眼,傻笑着,清澈地嗓音叫着:“哥哥!”

    方景接过自己的妹妹让她靠在怀里,然后说:“送你们回去?”

    华洛音连忙摆手拒绝,然后看了眼身边的顾原:“不不不,原哥管家会来接,没事。”

    原哥点了点头,“你们先回去吧。”

    方景应了一声,然后转身搂着妹妹走向停车的地方。

    韩山下意识说着习惯性的告别语:“路上慢点。”

    结果方景回头不冷不淡地撇了他一眼,没回应,走了。

    韩山尴尬地抬手摸了摸头发。

    坐到车里,方景俯身给方糖系好安全带,顺势捏了捏她酡红的小脸,“我让你生日出门自由活动,可没让你去酒吧活动醉了。”

    “哎呀,哥哥,你又要说人家。”方糖眨了眨湿漉漉的眼睛,把他的手直接按在自己脸上,依恋地蹭了蹭。

    方景修长的食指碰了碰她上扬的眼尾,她的眼睛是两汪海蓝色的迷离。

    “哥哥,你今天想我了吗?”酒精已经把平时不堪一击的意志击垮了,现在方糖脑子里只剩下最单纯的情意。

    方景无语地看着她,手还贴在她的脸上,另一只胳膊撑在座位上,“你今天中午不是微信问过了吗?”

    “你回答没有……”方糖失落地垂下眼睛。

    “拜托,我很忙……”

    方糖打断他的话:“一秒都没有想?”

    方景马上回答:“没有。”

    没有,几分钟而已。

    “生气,不开心。”方糖扔开他的手,自闭地靠在车窗上。

    方景挑了下眉毛,坐正身子发动车子。

    见哥哥没理自己,方糖愤愤地瞪他,“居然不想我,我一直都在想你。”

    听她抱怨的可爱语气,方景心脏一化,方糖虽然经常问他想不想,爱不爱,喜不喜欢。实际上她自己却很少对哥哥说想他爱他。

    她深知她的想念和爱是和哥哥不一样的,她讲出来的话就像是表白了,而哥哥会觉得只是兄妹之间的感情而已,她怕难过所以才很少说。

    方景控制着自己不去看她慵懒又可爱的模样:“想我干嘛?马上开学了,还不赶紧专心预习?”

    “我就喜欢想哥哥……哥哥还没给我生日礼物,哼。”方糖噘了噘嘴,语气娇媚。

    方景嘴角抽了抽,“还是和每年一样吗?额头亲一下?”

    “不了。”方糖小声回绝。

    如果现在是自己平时清醒的样子,方糖肯定还是要额头吻,但是今晚喝醉了,方糖就想要别的了。

    方景还以为她想要物质礼物了,不禁感慨:“你终于长大了。”

    “嗯。”方糖用力点点头。

    两人驴唇不对马嘴。

    方景专心开车,方糖窝在座位里,认真地打量着哥哥,他今天穿了一件黑色丝质衬衣,精致贵气,安全带把他锻炼良好的胸肌勒得更加性感,方糖把目光放到了他领口处突出的锁骨上。

    醉意麻痹理智,方糖随口就说:“哥哥你好好看。”

    每次看你我都会流水,下面情不自禁地蠕动收缩。

    “不如你好看。”方景把车驶进院子找地方停好,转头看了她一眼,她的脸又比去接她的时候红了一层。

    方糖这个时候已经把毛球小单鞋踢到了一边,光裸的腿盘在椅子上,裙摆刚遮住大腿的一半。

    “我不要走路,哥哥抱……”

    “自己走。”方景听闻皱眉,俯身解开她的安全感。

    方糖赶紧锁住他的脖颈,趁机耍赖:“不要!就要抱回去!”

    “你多大了,抱什么。”方景大力挣脱,把她胳膊强行拿下来。

    “哼。”方糖感受着他无情的回应,直接委屈地流下眼泪来。

    头疼,方景无语地坐着没动,果然是醉了,这眼泪真是一秒下来。

    “人家生日,你这么对人家。”方糖真的难过了,哥哥从以前到现在特别喜欢逃避自己,每次都是被逼迫了没办法了才妥协。

    方景听了她的话直接下车,走到她那边打开车门,俯身要把她横抱起来。

    看他弯腰靠近,方糖赶紧伸出双腿分开夹住他的腰,搂住他的脖子借力挂在他身上。

    怕她掉下来磕到,方景赶紧托住她的屁股,无奈地直起身,用脚把车门关上。

    方糖搂住他的脖颈,趴在他的颈窝里哭。

    “哭什么,不是抱起来了吗?”方景把头歪向一边,看着脚底下的路,横抱就不错了,还得寸进尺地挂在自己身上。

    “我好难过……呜呜……”

    “怎么了?”方景开门进屋,低头换鞋,大手扶住她的脑袋。

    喝醉了心事容易从眼眶里、从嘴巴里泄出来,怕把心事脱口而出,方糖只能闭紧嘴,眼泪却再也控制不住。

    “乖,下来。”方景到沙发边打算放下她,他觉得她只是喝醉了单纯想流泪。

    绝对不下去,方糖紧紧搂住他悲痛地哭着。

    方景无奈地叹了口气,实在摸不清妹妹心里在想什么。

    只能抱着她坐下,感受着她柔软姣好的身体贴着自己,方景才意识到有多久没这么和她亲密地在一起了。

    自己的裆部被一块温热之地贴着,他没低头看就知道这是她的哪个部位,方景意识到他们这样是多么过界。

    方糖趴在他的肩窝上,抽抽搭搭地说:“我想好生日礼物了。”

    方景的思绪被她打断:“嗯?”

    她从侧面看着哥哥的领口,小声说:“我想摸摸哥哥的锁骨……”

    想直接说亲,他肯定不同意。

    “嗯。”

    怎么又是这类事情?方景怕她又哭只好答应,妥协地靠着沙发。

    她脸颊滚烫,手指却是凉凉的,摸在方景的锁骨上激得他喉结上下滚动,他下意识眯了眯眼,想忽视掉她的动作。

    只用了一根食指,细细勾勒着笔直的锁骨,肌肤泛着令人心痒的电流,从她的指尖到锁骨,慢慢扩散到后背,最后尾椎都泛着痒,方景有些坐立不安,他觉得下体可能要不受控制了。

    眼前是她宽直的红色吊带,安分地待在她如白玉的肩膀上。

    顺着她修长白嫩的脖颈看向她的脸庞,被泪水洗刷过的眼睛透着清澈的迷离,毫不掩饰的娇媚,两团红霞让她现在美得心惊。

    他硬了,粗大的一条镶嵌在自己的濡湿的穴上。

    这个认知让方糖浑身起鸡皮疙瘩,下身的触感让脑子里仅存的顾忌和理智都炸飞了。

    “轰——”大脑一片空白,只剩下头皮发麻。

    她微微起身凑在哥哥耳边,轻声说:“哥哥我流水了。”

    这句浪荡妖媚的话就像是一颗炸弹直接扔进了方景颅中,刚一接触神经就瞬间炸开了。

    下身的湿热明显可以感觉到,方景咽了下口水,健硕的胸膛起伏着,他无言垂眸看着怀里的妖精。

    她真的长大了,美得不可方物,单纯又浪荡,在自己怀里用一根手指就能撩人心魄,一句话就能让人理智全无。

    “怎么办?”方糖扭了扭腰,下体轻碾。

    方景喉管干涸,想把她推开却失了力气,性器依然高昂在内裤里。

    对着妹妹也能有性欲?真是禽兽本人。

    她喝醉,他可没有。

    抓着脑子里最后的理智,方景大手握住她的腰,大力把她移到旁边沙发上。

    方糖两条胳膊往后撑住,双腿对着哥哥微微打开,酒红色的裙摆在她的腿根出造下阴影令人遐想,她无害地看着他,目光移到他高耸的西装裤裆部,“哥哥怎么了?”

    只要不和她接触就好,理智会慢慢回笼的,方景垂眸沉默。

    过了几分钟,他低声说:

    “方糖你一直这样和我肆意亲近,我也没说过,你觉得我们现在像是一对正常的兄妹吗?”

    ——————————

    零五文学 www.05wxw.com最快更新糖盒之牛奶糖方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