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域兵魂

第二百八十二章生死之战

    零五文学 www.05wxw.com最快更新灵域兵魂最新章节。

    山域空鸣,余音袅袅。刺穿云块的阳光在山谷前纵横交错根根金线,深绿的山影被耀眼的金光吞没。

    灵然子一颗红丹救了圣鬼子的阴毒,此毒药鹊苦研数百年未找到解药,不得已厚着脸皮来找灵然子,竟然被拒之门外。

    群山重叠,层峰累累,巍巍的山影倒映在水中,细濛濛,青黝黝,恰似一条长龙飞在水面。平静的湖水上随之散出了大大小小的水纹,大水纹套着小水纹,一圈又一圈地扩大。

    咯咯咯!数十位美丽的圣女拍打着水花,平静的湖面好似千万匹猛兽在搏斗,互相扭打着翻滚下来,溅得满湖珠飞玉散,一片雾气燕腾。

    赤霄笑盈盈的坐在湖边,看着圣女们尽情的嬉闹。摇了两下扇子,呵呵的一阵傻笑。

    “圣祖和我们一起玩吗”?披着轻纱的白影游近湖边青石,水淋淋的俏容扬起一阵淡雾烟霭。

    赤霄躬下腰,伸出玉扇轻轻理去挡住圣女脸儿的发丝。“去玩吧!圣祖给你守护”。

    圣女双颊浮起两朵红云,雪白的细牙轻咬着鲜红的嘴唇,心里美滋滋的。微微一笑,白嫩的脸上露出了羞涩的红晕,更加娇羞可爱。

    哗啦!白白的浪花腾起,圣女逃远了。掀了一片水花,渐湿了赤霄的衣襟。

    哈哈哈!湖面激起欢乐的浪花,赤霄的心情也像浪花一样欢腾。

    自从灵然子来过后,赤霄不再专注修炼铸术,除了每日修炼,打座。更多的是和这些侍女玩耍在一起。

    噹—!一声洪亮的钟声回荡在空域。

    赤霄慢慢抬起头,炯炯的目光凝向天边那朵红云。一晃十年,“聚贤钟”怎么突然响起。

    没有大事,圣剑山不会聚集长老。赤霄犹豫的站起身,啪!扇面轻合,一步踏上空域,向圣兵殿遁去。

    青青苍苍山峰,危峰兀立,怪石嶙峋,乳白色的云纱飘游山腰,像仙娥在轻轻起舞。飞流直下的瀑布,飘动着长长的白衫,长长尾纱卷得霞光倾泻万山。

    道道光影在霞光中穿梭,急速的遁向峰峦上巨大的光环。环内青光四射,巍峨的巨殿在金辉中,披上了蝉翼般的金纱,蒙着神秘的色彩。

    光环前,已经聚满圣祖,个个面色低沉,仰目凝望着霞光中的古色殿宇。

    赤霄混入圣群中,找了几位熟悉的圣祖,点点头,无声的聚在一起。

    圣兵殿内,缭绕着飘荡着袅袅香雾,夜晶灯有些阴沉昏暗,显得光怪陆离,浓香与昏暗压抑着神秘的气氛。

    数十个腾龙墩上坐满了化身四阶元老,面色看似平静,眼神里却凝满了煞气。

    “药祖,‘焓炅峰’内镇炅石已经失去禁制”。苍天子深行大礼,半跪在空域。额角青筋爆露,看得出在强压着心中的怒火。

    殿内部分元老聚来惊凝的目光。数千万年来,“焓炅峰”峰巅少有圣者登上,在圣族圣典里记载着只有八次,圣族铸得八件圣兵。最近一次入峰者就是一百零九代圣祖游魂子。

    “‘阳炙火种’是否还在”?

    药祖心中紧悸,按在晶案上的手指甲划了下,案面裂开细长的甲痕。

    众元老唰的低下头,耳边回响着可怕的声音。

    苍天子伏拜在地,两股微颤,声音变得嘶哑。“封印开启”。

    药祖俏容挂了冰霜。圣境阴阳三气,只有阳炙之气被先祖们封印在烈炎峰、灼炙峰、焓炅峰。三峰中只有焓炅峰中的阳炅之气最为精存。焓炅峰火种被盗,不影响圣族修炼,但,怎么也得查出阳炙火种在何处。

    “苍行子”。

    “弟子在”。苍行子急忙跪在空域。

    “问问魂族,给本祖个交待”。

    “是”。苍行子遁空而起,转身出了殿域。

    药祖沉默些许,目光扫视一圈。“事以到此,回圣剑山”。

    众圣祖齐刷刷的站起,深行大礼。

    九魂山峰高崖徒,刀切的石壁夹着深不见底的山涧。阵阵阴风从涧中涌出,沿着两侧突兀石壁滚滚而下。

    站在百里之外,能看到坍塌下来咄咄逼人雾峰,排山倒海涌来。隐隐约约听到声声轰鸣,闪着银光的雾带,镶嵌在灰青两色山间,从山顶倾泻而下,撞在周围的岩石上,飞花碎玉一般,腾起百丈高的雾潮。

    剑真子站在金碧色的梭体前,身后反射出耀目的光彩。脸儿被霞光照得通红,一直红到发根,鼻孔由于内心激动张得大大的,额上冒出豆大的汗珠。

    “师弟别内疚了。过去的事,人力不可挽回”。剑圣子收回惊凝的目光,他没想到,当年那一剑,只斩裂了九魂山。

    “我对不起,圣君、圣月呀”!剑真子手扶圣袋,为何当年不一剑斩杀了魂者。

    剑灵子沉默不语,自从逃过一劫,她学得乖巧多了。如今看着九魂山,混身不自在,站在那儿脚都要抽筋了。

    “师兄,我们还是走吧”!

    剑真子紧咬着的嘴唇,深深的皱纹从嘴角向外伸展。谁都无法理解剑真子痛有多深。圣君殿一脉被灭族,圣君子、圣月子最得意的徒孙连缕魂魄都未逃出,世孙盎然也疯子。剑真子用了数万年培养出来的一脉毁于魂者之手。剑真子心痛得天天在流血,不然何以会离开魂域时,还要亲眼看看九魂山。

    剑圣子走到剑真子身后,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走吧”!

    剑真铁青着脸,额上的青筋涨着,转身遁入光梭。

    青光一闪,千里梭消失在夕阳的余辉中。

    剑圣子站在云霞落日间,忽然感到萧瑟的凄凉弥漫全身,心境薄薄的凉了起来。不知不觉得看眼九魂山,脸不由得抽动数下。转身遁入千里梭,遁空而去。

    天边酡红如醉,衬托着渐深的暮色,九魂山在晚风浮动,随着暮色凉雾浸染,涌下缕缕丝雾随风飘舞着雾带。一种说不出的凄楚之美,在夕阳的影子里渐渐的灰暗。

    噗!乱石纵横的山涧上,灰白色的雾气被花影撞出纤细的雾洞。一闪,三百里外,秦月踏着花影站在月影中。

    回首看眼九魂山,呡着小嘴哼了声。“有什么了不起的,说撵人走,就撵人走。一点理由都没有”。

    冉冉的向上升腾暗雾,压着碎裂的山巅,黑惨惨的透出一股子氤氲之气。

    远域弥漫着淡淡朦胧的光,一缕将要消失的霞光飘忽不定。一道圣影踩最后一点蓝色走入黑暗山域。

    秦月俏丽的眼睛亮了。“盎然姐姐,我在这儿”。

    乌黑闪亮的秀发披落在凝白肩膀上,飞散得挡着半张脸,黑色光滑的锦缎间露出一只血目,死死的盯着雾巅的圣影。

    啊!黑发猛然飞扬起。盎然仰天长啸,一道闪电像雪白的利剑,挥舞在黑压压的天空,周围氤氲着朦朦的雾,被这道闪电切成了豆腐块。五道黑色的爪影在闪电中抓向秦月的咽喉。

    秦月欣喜之色还没有展开,爪影已经到了面前。唰!一道珠光闪过,秦月像只白色的蝶影飘了出去。

    噔噔噔!连退数十丈,胸口一阵痛闷,一股的腥气冲入鼻息。秦月怎么也想不到,一向温柔的盎然突然会下如此杀手。

    “姐姐,你......”。

    秦月再次惊呼,小脸唰的闷红了,腥气冲到口中,差点没喷出来。

    盎然一击得手,左脚踏在虚空。空域微颤,万点环光从脚下荡开。一息间,亮晶晶的环浪将秦月困住。哗!浪起千丈,万点晶光扑向浪心。

    秦月吓得脸色煞白,想遁走,双脚似被粘在空中。不得已慌忙的凝出战盾。太近了,战盾未等成形,巨浪化成万斛之珠射在虚盾上。

    噗的一声。盾影消失,秦月落在珠雨中。唰!危急之中,“花影迷踪”合上。片片残花在珠光中爆开,秦月出现三百里外。嗵的坐在空域,眼神震得重影乱颤。

    哇!秦月再也压不住口中的腥气,喷出一股子精血,近空的暗云被染得血红。

    秦月顾不得痛,立即从惊愕中清醒过来,虽然想不明白盎然为何下此毒手。还想什么。花影一开一合,逃向远域。

    黑影一闪,盎然出现秦月身边,这速度太快了。秦月没来得及想。戈影劈空斩下。

    秦月感觉头顶寒光闪过,头骨冰透了,似被一戈劈开。

    玉腕一挥,如玉纤手映出莹莹绿波,便如透明玉环反沁光芒。

    这一戈斩在手臂上,怕是整个圣体都得削去一小半。

    啪!戈影未斩在臂上,反而爆起绿光。嗡的抖出无数的残影,飞戈被弹回空中。

    盎然血目爆起红光,身形顿了下,不知不觉的退了步。

    秦月鼻子筋出小肉林了,整个手臂麻的失去了知觉,咧着小嘴,甩着酸麻的胳膊,感觉手臂都空了。

    花影分合间,残影出现数百里外。秦月那里还敢看盎然,披头散发像个小疯子似的没命的逃遁。

    眼前黑光闪过,秦月脑门立即冰冷。盎然出现在百丈外。

    秦月吓得伸着小舌头,嘴里低低的喊了声“妈呀”!

    珠光爆开,两只剑齿虎长啸一声,四蹄猛蹬。

    零五文学 www.05wxw.com最快更新灵域兵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