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五文学 > 其他小说 > 元始诸天 > 第489章 生杀一念
    零五文学 www.05wxw.com最快更新元始诸天最新章节。

    ————

    “军门回府!!”休屠府府衙,一队队甲兵阵仗陈列,衣甲簌簌作响,一位副将一马当先,踏马府衙门前,一口真劲凝于丹田,沉声喝道。

    “军门回府!!”一位位甲兵虎背熊腰,分列于府门左右,黑色的衣甲,一个个棱角分明,带着雍凉特有的彪悍,齐声大喝。

    “正因为大业将成,咱们的行事才更要千分心万分谨慎,可是你们这些蠢货,竟然明目张胆的将本座的话当放屁,擅自煽动凉州州府的百姓,你们是想死吗?”

    厢房微弱的烛光飘摇着,五名壮汉跪在厢房中,低着头受着训斥,不敢抬头迎着蜡黄脸汉子眸中的冷意。

    到此处,蜡黄脸汉子一脸向往,似乎黄神就是他此生最终的归宿,亦是他一切的归宿。

    “混帐东西,谁让你们这么快起事的,都告诉你们多少次了,今时不同以往,黄神即将降临世间,建立太平大同世界。”

    一声重重的闷响声,自一间厢房中响起,一位面色蜡黄的中年男子,身着蓝袍坐在客桌旁,面上带着凛冽的杀机。

    碰!!

    夜色渐深沉,随着一声声梆声响起,一片片薄云遮住了银白色的月光。

    凉州,安定府,彭阳县,东临街,大方客栈!

    …………

    凤皇界二十载的修行,王太初的《太初始原章》早就臻入了一重恐怖无比的境界,整个人如同深邃无比的碧水深潭,谁也不知道潭水会有多深,只待人来试一试深浅。

    在王太初犹如黑宝石一般明亮的眸子中,一尊原始神魔傲立地苍茫间,一股辟地开的伟岸气息,在这一尊原始神魔身上引而不发。

    “太平教,想要在凉州搞事,真是不知死活!”

    若非有着一州州牧才能稍加制衡,再往上还有各位大将军压过军门们一头,大周军门的气焰还会更嚣张一些。

    大周军门在大周十九州,俨然就是一方诸侯,兵权在握生杀予夺,尤其驻守边疆的军门,大多无法无之极,动辄屠戮一方。

    这就是大周军门的权柄,王太初以不到四十之龄,从幽州镇将一步跻身大周一百零八位军门之粒其中虽当作只是一步之差,却让王太初在幽州蹉跎十载,再在凉州任上十载,方才坐稳军职,其中并非是没有道理的。

    类似太平教这般的邪教,一般行事都是以聚众为主,或为术法蛊惑,或为威逼利诱,或为胁迫性命,都是这些邪教的主要手段。可是王太初却不管这些手段,直接一力降十会,只要是阻碍他的,通通将其踩碎碾死。

    王太初带着数十骑兵,一身血气的从前线战场上回来,就已然做好了大开杀戒的准备。

    “诺!!”镇将们看着王太初冰冷的面庞,心底一股寒意升腾,从王太初的态度中,不难看出王太初磨刀霍霍之意。

    面对王太初的呵斥,十二位镇将面色愈发苍白,显而易见的,王太初已然做好了大开杀戒的准备。不管有多少人牵扯其中,不管是否受到蛊惑,还是身不由己的挟持,王太初都不会允许太平教徒在凉州搞事。

    “所以,本座不管太平教徒有何阴谋,宁可错杀三千,也不能放过一个。”

    “你们要知道,凉州为戎狄接壤,也是战场前线的一部分,若是太平恶徒与戎狄勾连,致使凉州军防出了纰漏,这个罪责任何人都付不起。”

    看着麾下众将神思不属的模样,王太初重重的的冷哼了一声,道:“只是被太平教的一个名头,就被骇的六神无主,真是枉为军中大将。”

    “哼……”

    可是正面沙场对决,与太平教这般邪教作祟终究是不同的,太平教黄老祖可是赫赫有名的神魔中人,放眼中土大周难逢敌手。太平教的麾下高手如云似雨,若不然也不会在镇国大军的数次围剿中,依旧跑出来搅动风雨。

    休屠军战力下罕有,同为大周一百零八路大军,彼此间的战力相差极为悬殊。而且凉州与戎狄接壤,虽非幽州一般的前线战场,但也要时时调动,人员战力自然是顶尖。

    虽然在大周八百万将兵中,作为凉州第一战力的休屠军,固然不如四镇四征、四平四安,这一十六支镇国大军,但也是镇国大军之下,大周一百零八路大军中的佼佼者,可是对太平教徒还是有几分戒惧的。

    大周军制,五甲一伍,十甲一火,五火一队,二队一营,三营一卫队,三卫一都,三都一镇,一军十二镇!

    “太平教可不是个省油的灯,若是真的在凉州起了事,把凉州父老祸害了,吾等都有罪耶!”

    几位镇将面色一变,显然是想到了这可怕的后果,呢喃自语:“这……咱们凉州,距离戎狄如此近,戎狄虎视眈眈也就罢了,如果太平教真把主意打在这里,弄不好就是泼大祸!”

    “以太平教现在的动作来看,吾几万休屠军还能压得住,可若是太平教的几尊太上长老,也在凉州露出踪迹,才真是出了大事。”

    看着几位镇将或白或青的脸色,王太初幽幽道:“太平教如此猖獗,所图不啊!”

    太平教的每一次动乱,朝廷方面都不会手下留情,不杀个十室九空,朝廷方面绝不会轻易的善罢甘休。只是凉州是通商重地,以人流稠密着称,经此一遭重创,想要恢复往日的境况,就不知要多少年月了。

    因此,太平教的乱象,可是触及了几位镇将,乃至于身后宗族的切身利益。

    在大周军方中有着明确定论,军门以下的武职,本州本乡人可以担任。可是一旦擢升军门,为了防治地方形成割据势力,无论是调任哪一路军,都必须外调其他州府,而不能在本州本乡统兵。

    十二镇将大半都是凉州的本地户,太平教危害的正是他们的利益。

    正堂中的十二位镇将,一个个面上冷然,显然也是对太平教在凉州搞事,也感到由衷的憎恶。

    “莫非,是看吾凉州州府,不如幽州一般有镇国精锐驻扎?”

    “这些黄贼不在中原搅风搅雨,跑到咱们这边疆之地,要只是为了给朝廷添麻烦,何至如此大费周章,非要在咱们这凉州地界上生乱?”

    似乎想到了什么,王太初面上冷笑不止,道:“一连策反七县之地,好吓饶大收笔,这还只是休屠一府,其他九府也处处烽烟,要黄贼没动用真本事,可不会有这般的迅猛。”

    王太初若有所思,手指轻轻敲击着公案,道:“镇压下去了?只凭着地方驻军,就将黄贼镇压下去了,州城的军情司怎么?可是已经将黄贼暗中的图谋,都给查清楚了?”

    这一位镇将低头,道:“目前来看,各路黄贼的势头,确实是被镇压下去了。”

    以朝廷官府的强力,虽能压得住太平教一时,可是压不住太平教一世,每过几十上百载,太平教都要死灰复燃一回。而且每一次死灰复燃,都要掀起一场大乱,让大周朝廷为之头痛不已。

    便是中土大周这般紫敕世界的霸主,有着数十尊人神魔镇压国运,也只能任由太平教寻隙兴风作浪。

    但是,太平教的存在是必然的,无论是任何世界,无论是低武,亦或是高武,历朝历代都免不得,都有着类似于白莲教、真空教一般,以造反为己任的教派。

    当然,先不太平教的黄神,有没有太平教吹嘘的一般伟岸。只是对于太平教的这些邪,中土大周朝廷方面的态度,一直都是施以最严厉的打击,对于异端邪教的容忍,也从来都是低到零点。

    根据太平教的教义所载,黄神不仅是开辟地第一神,更是第一人祖,是太平至高神只,其地位至高无上,超乎先神凰之上,是世间至高无上的主宰者。

    王太初口中所念叨的,正是太平教的教主黄老祖,以及太平教的精神信仰黄神。根据大周官方了解的情况,太平教徒也将黄神,称之为太乙中黄帝,是一尊极为诡秘的教派。

    “太平教,黄老祖,至高黄神,哼……”王太初不疾不徐的念叨着,最后轻轻的哼了一声,眸子中寒星闪烁,杀机惊心动魄。

    “黄贼可不易对付,太平教的人可都是属狗皮膏药的,一旦被他们贴上,不撕下一层皮来,他们可不会善罢甘休。”

    “控制住了局势了?”王太初眉头一皱,似笑非笑道:“不见得吧……本座一路所见,看见的听见的,可不似压住了贼势。”

    站在右侧第一位的镇将,沉声道:“禀军门,自日前河关、首阳、鄣县、襄武、临洮、氐道,七县生乱以来,末将急调四方驻军弹压,至今已杀贼首三十二人,黄贼五百六十一人,大致控制住了局势。”

    王太初可以不在乎凉州,但却不能不对这些反贼的挑衅,也当作看不见。

    固然,以王太初今时今日的修为,本身已经不同有多么重视凉州。只是在他眼皮子底下霍乱凉州,让凉州遍地烽火,明显就是没有将他这一位军门放在眼里,这才是最重要的关节所在。

    毕竟,王太初自幽州起家,在战场上几度沉浮,经历不知多少腥风血雨,才有着如今西凉军门的位置,岂能任人搅风搅雨。

    在王太初眼里,凉州是他经营十年的基本盘,凉州后方生乱,简直就是在掘他的根基,这是王太初所不能容忍的。

    此时此刻的王太初一脸的平静,眸子中犹如一潭幽水,着实是难以想象到就在不久前,王太初接到凉州军情时,悍然将刚刚俘虏的数千狄人坑杀的暴怒。

    在一阵压抑的沉默中,穿过府衙回廊,直入府衙正堂,王太初端坐上首主位,看着麾下的十二镇将,语气间颇为平淡,仿佛不似火烧眉毛一般,直指问题所在,道:“如今,休屠各地县衙的情况,到底如何了?可是将各府乱贼,都给弹压住了?”

    “嗯,”王太初颔首点零头,当先一步踏入府衙,十二镇将在其后亦步亦趋,紧紧的跟在王太初的身后,一阵阵甲叶碰撞声,整整齐齐的回响着。

    “军门!!”一十二位镇将纷纷拱手一礼,面上一片肃然,同时喝道。

    这些镇将都是接到王太初将令,马不停蹄从凉州各府赶来,因此都有些风尘仆仆。

    踏!踏!踏!在一连串紧密的脚步声中,一位位身穿甲胄的将领,自府衙门内走出,足足有一十二位之多。每一位都是气机浑然,周身神窍迸发,一举一动间充斥着凛然刚阳之气,最少都是踏入参演神变的修行人。

    便是以这一位本来杀伐无算的副将,都只能噤若寒蝉的侍立一旁,不敢有着丝毫的懈怠。

    十载凉州军门之职,让王太初在许多凉州大豪眼里,俨然成了洪水猛兽一般,其凶威之强盛,军法之严苛,几乎不弱于四平四安等辅国大将军。

    要知道,王太初自任休屠军军门以来,可是对戎狄发动了不少大战,每一战都杀的人头滚滚,着实是震怖戎狄与凉州两境。其凶名一度能止儿夜啼,压得戎狄不敢冒犯其威,铁血煞气横压凉州十府八十九县。

    “军门,”早在府衙门前等候着的副将,连忙躬身接过王太初手中的缰绳,动作极为干脆利落,衣甲铮铮轻响一下。

    “吁!吁!吁!”在府邸衙门门前,王太初一勒缰绳,马蹄猛然一顿,迸射一点点火星,脚下一点马镫,身子一动翻身下马。

    “军门回府!!”从外到里一层层呼喝声,片刻间响彻府邸内外,通传正堂辅室。

    蜡黄脸看着眼前的几个,犹如鹌鹑般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手下,神色在烛火摇曳中,似乎也变得愈发的深沉难测。

    “教中的大事,若是因此受阻,你们应该知道自己的下场,教主他老人家虽是慈悲,可是不代表尔等不会付出代价。”

    蜡黄脸汉子阴狠的看着窗外的月色,道:“凉州……嘿……”<script>LdgRead();</script>

    零五文学 www.05wxw.com最快更新元始诸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