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大明之还我河山

第92章 撤退!撤退!

    零五文学 www.05wxw.com最快更新重回大明之还我河山最新章节。

    段正宏远远望见那些炮弹径直砸在阻击阵地上,蹦跳着向前飞滚,顿时有几名士兵跳起身奔跑躲避,心知不好,正待测算方位距离,只见其中两门大炮旁相继爆起一团火焰,两门大炮随即散架,大炮旁的操炮清兵也纷纷被弹片击中倒地,段正宏定定心神,立即指挥炮手修正射击方位,把炮弹砸向清军剩余大炮。

    原来阻击阵地上的机炮排也有两门迫击炮,机炮排长把迫击炮阵地设在阻击线后方,一开始在指挥机枪向敌炮营开火,当发现机枪射程不太够时,立即奔向炮阵指挥炮击,但由于缺乏沟通配合,山上山下两支炮队竟然同时漏过了那几门红衣大炮。

    随着迫击炮弹连续不断的轰入清军炮队,不多久其余大炮便已散架,剩下推着各型小炮的清兵见状纷纷丢下火炮,哭嚎着伏地爬窜。

    随着迫击炮不断的延伸射击,炮弹就像长了眼睛似的追着涌来涌去的人群炸开,山谷里很快就成了一幕人间地狱,到处是鬼哭狼嚎,快落山的太阳早已被逐渐堆积起来的灰黑色烟雾笼罩住了,光线不停地暗淡下去,仿佛谁用墨汁在天幕上涂了一层黑色,不,不仅一层,在这淡淡的黑色上面又抹上了更浓的一笔,墨汁一定抹得太多了,似乎有一滴一滴的水就要从天幕上落下来一样。

    停留在一个小村庄边的孔有德见状,两眼发直,双腿也不听使唤地乱颤起来,一股冰凉之意从脚底升起。

    妈了个巴子!完了!

    明军什么时候有这么多的连发火器了?竟然还有打得这么远的开花弹?

    有这么厉害的火器竟然还搞防守?这不是故意玩老子吗?老子的杀手锏红衣大炮都还没开几炮便全没了,这仗还怎么打?

    “大帅……事情不妙啊!好像中埋伏了?要不……还是先撤退吧?”身旁的苟友新颤声叫道。

    “撤退!撤退!后队变前队!赶紧撤退!”孔有德反应过来,连忙大叫道。

    现在想撤?早干什么去了?

    还没等传令的中军亲将跑出多远,却见身后葫芦口方向的清军后队像潮水一般向前涌来。

    那名环头豹眼的参将跌跌撞撞地扑上前来,哭叫道:“王爷……不好了!王爷不好了!明军杀来啦!”

    “咔擦!”

    孔有德暴喝一声,挥起战刀便狠狠砍去了这名倒霉鬼的头颅,妈了个巴子谁不好了?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参将的头颅尚未落地,孔有德就瞪眼朝着呆若木鸡的苟友新大叫道:“给我顶回去!你!带上护军营,给我杀上前去,近身肉搏!”

    “嗻!大帅放心!末将一定杀开一条血路!”

    苟友新倒也忠诚,领命后即去组织中军铁甲护军营去了。

    清军汉八旗的护军营为配备有钢盔、绵夹钢复合甲和马匹护甲的重装骑兵,标准武器配备主要为长枪、弓箭和马刀,另有约三分之一装备有火枪,而且阵中有三百名前来督军压阵的精于骑射的满族骑兵,是清军中战斗力最强、抗击打能力也最强的中坚部队,缺点是披甲战马奔跑速度较慢,故往往用来攻敌步兵坚阵或者保命突围。

    当下苟友新率领尚完整的护军营八百骑,命令一名满人牛录额真率三百满骑打头,不顾周围拥挤的步军士兵,踩着满地的尸体,排着整齐的队列顶着流弹雄赳赳的向北突围而去。

    孔有德见状立即带领贴身亲兵紧跟于后,艰难的向北移动,一路上孔有德的亲兵不断挥刀斩杀失魂落魄四处乱奔的溃兵,溃散的士兵才渐渐恢复秩序,越来越多的马步军跟随帅旗一起向北涌去。

    奔不多远,前队护军便和领兵杀来的祝俞嘉部遭遇了。

    原来祝俞嘉接到行动命令,立即率军从隐蔽的周村一带山后树林冲出,主力迅速占领北葫芦口预设阵地,辎重连士兵则一路追杀尚未进入山谷的清军辎重队,一路边射击边大呼:“老乡,蹲下!”

    祝俞嘉指挥几挺机枪占领两侧山坡阵地后,见清军后队没有反扑的意思,反而急速向山谷奔逃,于是率领二连和侦察排冲入山谷,一路追杀起来,直杀得清军后队哭爹喊娘,来不及跑的纷纷跪地求饶,跑得快的径直溃向孔有德的中军方向。

    追了好一阵,祝俞嘉看到就快接近丁帅预设的爆破点了,赶紧下令停止追击,一部分人警戒后撤,一部分人收容俘虏向谷外退去。

    忽然望见一大波清军重骑兵向谷口冲来,祝俞嘉回头望了一下后面的机枪阵地,发现自己已在机枪射程之外,立即大声招呼战士们加速向后跑,他知道机枪火力才是这些重骑兵的克星。

    当祝俞嘉率兵向后奔跑时候,护军营中的苟友新见状大呼道:“勇士们杀呀!冲上去,砍了这些蛮子呀!”

    冲在最前面的满人骑兵闻声嗷嗷叫着连连打马猛冲,口中“嚯嚯”连声,这些一根筋的满族汉子自成军以来就只知道冲锋不知道撤退,一看到明军逃跑更是习惯性的激发了野性,瞪着血红的双眼挥刀追去。

    “嗤嗤嗤嗤嗤,嗤嗤嗤嗤嗤!”

    随着祝俞嘉和二连战士奔入机枪射程以内,纷纷钻入道旁石后开始还击的时候,后侧高地的数挺机枪不失时机地吼叫起来,高速飞行的子弹就像雨点似的扫入清军队伍,“噗噗噗”地钻入人和马的肉体。

    重骑兵队伍顿时横七竖八倒成一片,这队一根筋的满人骑兵却不管不顾继续打马挥刀往前狂奔。

    然并暖,遭到机枪排五六挺机枪的轮番射击,十七世纪的骑兵哪有什么生路?唯有全体阵亡而已。

    正于阵中大呼鼓劲的苟友新见状大惊失色。

    按他的认识,只知道明军火枪打得极远极准,威力很大,但根本想象不到这种子弹的侵彻力大到连战无不胜,几乎刀枪不入的铁甲骑兵都毫无抵抗力,这完全超出了他的认知。

    和满人不同,苟友新一点不笨,当即伏低身子拨转马首,第一个向后逃去,身后那些张皇失措的汉族骑兵见状,立即作鸟兽散,四处奔逃,大部分窜入山脚下一片浓密的小树林里去了,进入林子一看,满地都趴着步军士兵,原来很多没中枪的机灵鬼早已窜进这里躲避子弹来了。

    孔有德刚刚出村跟在他们后面不多远的地方,还没走多远,就见苟友新一马当先向后逃来,恨不得一刀斩了他,尚未开口斥骂,突然眼前闪过一道无比刺眼的光芒,这光芒刺得孔有德两眼短暂失明,眼前白茫茫的什么也看不清了。

    零五文学 www.05wxw.com最快更新重回大明之还我河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