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大明之还我河山

第502章 破贼之策

    零五文学 www.05wxw.com最快更新重回大明之还我河山最新章节。

    第五零二章破贼之策

    马进宝很清楚,如今自己唯一能倚仗的靠山,也只有这位远在庐州的洪大人了。

    虽说这位大人也是败退过江的,可人家终究是朝廷忠臣,为人用兵足智多谋,且兵多将广,实力雄厚。

    据说,年初前线屡遭败绩,年轻的皇上龙颜大怒,屡次降旨对尼堪、吴三桂等藩王将领严辞训斥,却仍对这位经略大人抚慰有加,勉励他忠勤体国,力挽狂澜……

    看来,上面认定洪大人的平贼方略无可指谪,问题,出在别的方面。

    如果这位大佬有意派兵施以援手,拉自己一把的话,应该尚有一线胜机……

    幸好,不管出于什么原因,这个洪大人,倒是一副很器重自己的样子。

    他不但数度发来书函慰勉,再三指点防务之事,还曾派人前来劳军,送来了数批火铳兵械。

    马进宝知道,这已经是莫大的荣耀了。

    要不是扬州这个地方事关重大,就他一个小小的提督,说不定连递拜帖请安的资格都没有。

    要说有什么遗憾,便是洪大人并未向扬州派来一兵一卒,可在马进宝看来,这也是应有之义——小小的扬州府,已经扎堆了上万绿营兵,够挤得了。

    再说,若是洪大人真的派来一支满骑,说不定自己这个漕运提督,只剩靠边听差的份了……

    眼下,明贼兵临城下,虽说庐州有些鞭长莫及,可并不是毫无希望。

    事实上,洪大人的手,伸得并不短。

    他手下的十余万精兵,并未全部沿江布防,而是主要驻扎在了庐州、凤阳和滁州等几处要害之地。

    其中离扬州最近的滁州,就驻有一支七千余人的精锐满骑。

    此外,凤阳府泗州的盱眙也驻有重兵,而下属的天长县,就有一支两千来人的汉八旗兵。

    这个地处洪泽湖西岸的小县城,离扬州只有八十余里,走水路的话,一天一夜即可抵达……

    “老爷,将爷们都来了……”

    他的仆人不知何时进来,在他耳畔低声道,“正在堂下候命。”

    马进宝睁开眼睛,懒懒地坐直身子,吩咐道:“请他们进来!”

    他的营中,除了副将、参将、都司、守备、游击等各级将佐,幕府宾客还是很有几个的。

    不过,这次是商议军机要务,那些只会凑趣的篾片相公自然不必到场,来的,大多是游击以上的带兵之将。

    将官们进到堂上,都要见礼,马进宝咳嗽一声,摆手道:“如今战势凶险,不必多礼了,都坐下说正事要紧。”

    “嗻。”

    将佐们齐应一声,分职务高低在两边坐下。

    马进宝将最近几次塘马报来的消息转述一番,问道:“我看明贼攻打扬州,左不过就是这几日的事了,不知各位可有应对之策?”

    十几个将佐闻言均左顾右盼,嚅嚅不言。

    这些带兵之人有本地的,也有浙江逃过来的,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特点,那便是几乎全是大老粗,别看平时咋咋呼呼的,临到危急关头哪有什么主张。

    这种场面马进宝已经见多了。

    其实就是他们真的献言,也不会有什么新东西了,他们要么就被明贼吓破了胆,闻贼色变;要么只会溜须拍马,完全没有建设性。

    于是马进宝耳边,充斥着两股声音,一股是:“我们打不过明贼,大人我们快逃吧!”

    另一股是:“大人英明神武,明贼必定会大败于扬州城下。”

    只有一个叫孟铁头的参将还稍微靠谱些,至少,他是跟随自己从浙江跑过来的,因而对于那伙明贼的厉害之处,他能说得一清二楚,也还能提供些靠谱的方略来。

    因此,他又把目光落在了孟铁头的脸上。

    孟铁头似乎早知如此,他等了片刻,见无人出来献计,这才拱手道:“大人,卑职以为,漕帅兵败淮安,明贼来势汹汹,应速派人将军情急报洪大人……”

    “嗯,”

    马进宝点点头,“我会马上派塘马去滁州,洪大人断然不会坐视不理。”

    话音未落,堂下一阵哄哄声,众人脸上俱是一片喜色,就像已经打了一场大胜仗似的……

    “只是大军来援尚需时日,”

    马进宝用手指敲了敲茶几,“咱们总该拿出自己的办法来,做好死守扬州的打算……若是援兵未至城池已破,咱们一个都跑不了!”

    这下,众人又都低下了头,纷纷作出沉思状。

    “大人,”

    孟铁头见状,嘴角微微一勾,不失时机地说道,“卑职有一人要举荐――他有破贼之策。”

    “哦?”

    马进宝顿时来了精神,将佐们也一下子都扬起了脑袋。

    “是哪一位?速速请他来见我。”

    “这位先生姓叶名斌,字远琛,”

    孟铁头拱手回道,“他原是余姚县令,城破逃奔至此,今有一计,可破明贼,愿献于大人。”

    马进宝知道余姚这个地方,这是宁波府的属县,但是他没听说过叶斌这个人。

    作为前浙江提督,马进宝只管军事,县令这样的民政官受巡抚的管辖,与他关系不搭。

    此人身为县令,丢失了城池却既没有战死,也不肯自尽,现在居然来献策了,马进宝不由的暗暗鄙夷,全然忘了自己还不是一样。

    不过,鄙夷归鄙夷,眼下他可是病急乱投医了。

    且不论这叶县令有什么妙计,叫来听他说说也不花费什么,当即应允道:“好,速速有请!”

    ……

    当天下午,明贼北路军大破淮安城,即将挥师南下的消息,传遍了整个扬州城,全城上下人心惶惶。

    驻守的绿营士兵对讨虏军的战力,不是领教过就是早有耳闻,对即将要面对的恶战不免惊惧不已。

    而扬州城的百姓,大多听闻讨虏军军纪严明,但是,只要打仗老百姓便免不了要受池鱼之灾,是以也多忐忑不安。

    至于一干文武官吏们,更是惶惶不可终日……

    扬州城外关厢的一条街道上,有一座中等规模的粮栈,做的是米粮转运的生意。

    此刻,在柜房里端坐的,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他是本铺的掌柜,名叫王略。

    同一街道的左邻右舍只知道,这个王掌柜是淮安人,原本是个读书人,变天后不愿出仕做官,宁愿来扬州做个粮商度日。

    可是,几乎没人知道,其实这个王略,并不是这家店铺的东家,他在此坐堂经营,只是应一个挚友相邀,干一些志同道合的事。

    这个挚友,便是这家粮栈的真正主人——大名鼎鼎的江南名士,顾炎武。

    零五文学 www.05wxw.com最快更新重回大明之还我河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