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大明之还我河山

第204章 固守待援

    零五文学 www.05wxw.com最快更新重回大明之还我河山最新章节。

    这场战斗的经过,城头上的陈泰从单筒望远镜中都瞧见了。

    三千铁骑竟被千余步卒屠杀,陈泰犹如一盆凉水从头浇到脚,惊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这,是明军吗?什么时候明军竟变得如此厉害了?

    看来,传言明军得到神秘人士的相助,此言非虚?

    莫非,明国气数未尽?

    照此情形,我大清想要一统天下,奠定万世基业,岂非镜中花水中月?

    陈泰是满洲镶黄旗人,正宗的钮祜禄氏满人,对满清朝廷自是忠心耿耿,见到明军不仅如此难缠,兵器方面又重新有了领先优势,隐隐感到刚到手的江南之地又有得而复失的趋势,不免心下戚戚起来。

    待到盖朝轩领兵溃逃的时候,陈泰更是惊怒交加,溃兵尚未全部逃回,陈泰便慌忙下令紧闭城门,并急令城头守军开炮轰击追敌。

    明军见状倒也不再紧追,数百骑在城下耀武扬威地纵马兜了几个圈子,便到处拦截无主战马,打扫战场去了。

    盖朝轩是被自己的亲兵裹挟着逃回城内的,滚落马背后双腿兀自发软,一跤跌倒在地,尚未站起身来便被陈泰的亲兵按住捆了起来。

    陈泰连见都不想再见他,便吩咐把他押了下去,虽说他是自己的亲信部将,可战局不妙,替罪羊是无论如何要预先备好的。

    连输两阵,陈泰再也没有出城一搏的心思了,还是老老实实固守待援吧。

    目送明军退回大营后,陈泰定定心神,铁青着脸带着众将沿着城头各处巡视,严令各部多派火枪兵、弓箭兵上城头防守,并加紧巡逻,防止明军趁夜偷袭。

    南昌城地形特殊,虽说四面都有城门,可西、北两门都紧邻赣江,任何人一上岸便处于守军的火枪和弓箭打击距离之内,压根无法阻止进攻。

    而东门外除了抚河支流外,还有一个很大的湖,名叫瑶湖,因而明军也无法找到足够安全的攻击阵地。

    事实上,明军在东门外除了派出一些斥候沿抚河西岸到处游动外,也压根没有布置重兵,陈泰只需牢牢守住南城就行了。

    好在南昌南城不仅城墙高大坚固,护城河也有数丈之宽,城头预备的檑木滚石还算充足,另外,陈泰的最大信心来自城头的十数尊红衣大炮,其余小型的守城炮虽说型号杂乱,但数量众多,明军若无法将城墙轰烂,仅靠步卒攻城怕是难如登天。

    一圈巡视下来,陈泰安心不少,守他个把月应该问题不大吧?

    然而,当天夜里,东、南两门外,焦琏派出的斥候到处放枪,搞得城头守军草木皆兵,整夜都紧张兮兮的根本不敢入睡。

    乱了一夜,待到东方发白时,守城士兵早已累得个个呵欠连天,精神不振。

    第二天一早,明军早早便开饭,吃饱喝足后列阵于城下准备攻城。

    当焦琏阵前推出十多门大炮时,着实吓了陈泰一跳。

    这些大炮,虽说看上去不及红衣大炮威猛,但城头的陈泰也算是行家,一看到那黑洞洞的炮口,便暗暗心惊,莫非,这又是新式火器?

    陈泰猜得没错,这些炮,都是曹嘉文用后世带来的特种无缝钢管打造的,纯钢炮管看上去略显单薄,射程却大大超过了这个时代的所有红衣大炮,而且炮身很轻,加装在铁架车上后移动非常灵活,特别适合野战。

    当初曹嘉文在白沙岛试炮时,18磅的铁质炮弹轻轻松松就能打到六里以外,在试验最大装药量时,有一枚炮弹甚至飞出了四公里之外才落地。

    为了方便操炮手操作,曹嘉文还设计了三种不同装药量的药包,分别对应三里到六里的不同射程。

    可以说,这种炮除了仍是前膛炮,口径也不算最大外,各方面的性能足以碾压现时代的大炮了。

    虽说当世已出现了一种重达万斤的红衣大炮,其口径能发射24磅的炮子,但最远射程却也没有能超过五里的,并且这种炮极为笨重,只能架设在固定炮台之上,实际威力有限。

    果然,当陈泰看到明军把这些大炮,向前推至城外五里左右便做起了开炮准备时,顿时心中暗暗叫苦。

    这个距离,早就处于城头大炮的射程之外了,他手中的红衣大炮,有效射程都在三里左右,其余众多小炮更是形同摆设了。

    这,不又是一场单方面屠杀么?

    陈泰心惊之下,急令城头士兵除了弓箭兵外,其余的全部退下城墙躲藏起来。

    当炮声响起,一轮试射过后,十多门大炮的炮弹渐渐准确砸中城墙的时候,躲在城墙根下的陈泰双眼紧闭,万念俱灰,照这样的打法,别说一个月,能守住三天便算万幸了。

    然而,城外的焦琏对炮击的效果,却也相当不满意。

    这炮虽先进,18磅炮弹用于野战也算是巨炮了,但想要轰烂南昌这种大城城极为坚固的城墙,却还是稍显威力不足了一点。

    将近二十轮轮轰击下来,各炮已经达到了轰击次数的极限,炮管都已经烫直冒青烟了,必须稍事休息,待其冷却后才能再次开炮。

    焦琏从单筒望远镜中看到,虽说城头被砸得砖石横飞,浓烟滚滚,但高大的城墙不仅屹立不倒,看上去毁损程度也远没有预料的那么严重,除了几处较大的豁口外,一个坍塌之处都没有。

    “要是有几门林将军手下的那种炮就好了。”

    焦琏心中暗叹道,看来只有略作休息,再来一遍了。

    趁着炮击间隙,一队队步卒在火枪兵的掩护下,赶紧把一袋袋沙包丢进护城河,做起了填沟作业,直至城头守军反应过来,稀稀落落的射出一阵箭矢,并呼叫操炮手奔上城头开炮还击才后退作罢。

    ……

    炮击,填沟,再炮击,再填沟,如此循环七八次后,天色便已黑了,南昌城墙却并未轰烂……

    焦琏见状,明知清军会连夜抢修,也只得悻悻作罢,只留下一队骑兵和火枪兵监视护城河,其余大队人马整队回营。

    焦琏治军爱兵如子,不到万不得已,他可不想驱使手下士兵冒着炮火和弹雨硬攻。

    看来只得明天再来了,毕竟抢修的城墙不可能牢固如初,只要有耐心,一天天轰下来,总能把它轰塌的。

    ……

    眼下,监督修城一夜未合眼的陈泰,正站于城头盯着城外,视野中,浩浩荡荡的明军开出大营,又来了。

    陈泰怕焦琏使诈,因而不敢怠慢,直至明军第一炮开火,才匆忙下令众士兵下城躲避。

    看来,又是咬牙忍受炮击的一天!

    援军怎么还不来?

    照此下去,破城人亡是早晚的事啊!

    正当陈泰又怨又恨的时候,南京的六百里加急军令终于到了!

    看完军令,陈泰长舒一口恶气,洪大人还算厚道,朝廷也终究没有放弃南昌啊!

    (提问:清靖南将军陈泰,其姓氏是什么?)

    零五文学 www.05wxw.com最快更新重回大明之还我河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