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大明之还我河山

第188章 朝闻夕死

    零五文学 www.05wxw.com最快更新重回大明之还我河山最新章节。

    包福不认识林啸他们,但李涵之这位驻军长官他已见过多次,看到李涵之笑嘻嘻地陪同一位身穿官服的年长者和几名年轻军人正要进来,慌忙陪着笑急奔过来行礼。

    “李大人来啦……小民见过大人们,快里面请……”

    包福躬身笑着说道,他老婆跟在身后,虽不敢说话,却也满脸堆笑地福了福,算是施礼了,她也看出来这些来人个个气度不凡,肯定都是大人物。

    “老爷子,这位是瞿阁老,瞿大人……这位是琴川侯林大人,今日顺道过来学馆看看。”

    “啊,草民拜见瞿……大人,拜见侯爷。”包福闻言急忙要跪。

    林啸连忙上前一把托住,温言道:

    “哎,老人家快快请起……我等今日顺路过来看看,一会就走,不必拘礼。”

    “是是是,大人们请……要不要草民去请先生们过来拜见各位大人?”

    “不必了,”一旁的瞿式耜忙摆手说道,

    “我等就是随便转转,就不打扰各位先生授课了,你只管忙去吧。”

    “是,大人们请,草民退下了。”

    包福见状退后一步,恭敬地躬身应道。

    进得校门,林啸他们陪着瞿式耜,一路走走停停,沿麻石大道向后缓缓行去,顺道拐进了前排空着的教室,看到里面都是青石铺地,桌凳整齐,窗明几净,瞿式耜不时赞许地点头。

    看到讲台前面墙上挂着的一块干干净净的黑板时,瞿式耜饶有兴致地上前拿起一支粉笔,沉吟片刻,在黑板上试着写下了几个字——“朝闻夕死!”

    “朝闻夕死?”

    林啸低声咕哝一句,不解地望向瞿式耜。

    这位瞿大人一手字写得是真好,可是,这位学富五车的督师大人写什么不行,却偏偏挑了这几个字,这意思虽好,可这死啊活的,总觉着有点别扭啊。

    这几个字,出自《论语》,是“朝闻道,夕死可矣!”的简略用法,林啸是知道的,大致意思是,若是早晨得知真理,哪怕要我当晚死去,也死而无憾了。

    可用来勉励莘莘学子发奋苦读的古训有很多呀,哪怕写些诸如“三人行,必有我师!”、“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或“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等等话都比这更吉利呀,林啸忍不住内心腹诽道。

    “这粉笔写字,可比毛笔难写……”

    瞿式耜退后一步,放下粉笔笑呵呵地说道,扭头见到林啸那古怪的表情,心中便猜出几分,于是微笑着缓缓道:

    “朝闻道,夕死可矣,这句话可不仅仅字面意思那么简单……道者,知也,死者,行也……知行合一,是阳明先生心学的精髓,此话虽是古语,然以阳明先生的理解,正可谓道出了‘知’和‘行’的关系……

    为大义而死,千百年来激励了多少仁人志士,为国家民族的生死存亡,不惜抛头颅洒热血,前仆后继,我华夏脊梁才从未断裂……

    前者有我太祖先皇帝振臂一呼,驱除鞑虏复我中华,我汉人儿郎人人奋勇,才把蒙古人赶出了中原,眼下,我辈复又面临国家的生死关头,岂能不义无反顾,从容赴死?”

    原来如此,老先生这是在借机表明心迹啊!

    林啸恍然,自嘲地笑了笑,拱手应道:

    “是在下愚钝了,大人高义呀……还记得前几日,在元伯兄的坟头,大人曾说过‘生死小事尔’,在下当时还不很明白,今日听得大人一席话,才稍稍悟得其中的内涵啊。”

    “将军过谦了,”

    瞿式耜淡淡一笑,“你等不远万里,自海外归国赴难,以一己之力抗击鞑子悍兵,正是知大义而勇往,是真正知行合一、行胜于言……老夫自愧不如哪!”

    呃……原来还是在夸赞我们?

    “不敢当,不敢当,大人谬赞了,”

    林啸脸色一红,双手乱摇道,“在下胸无点墨,不知大人深意,惭愧惭愧……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想我大明之天下乃汉人之天下,怎可任由胡虏制之?今大势相迫,我等岂敢袖手安坐,不思所为,总是奋力一搏罢了……”

    “好,好一个奋力一搏!”

    瞿式耜一正脸色,朗声道,“老夫虽年老体衰,手无缚鸡之力,然但凡有用得上老夫的,定竭力为将军摇旗呐喊,帮衬一二……”

    ……

    两人相互奉承一番,一路慢慢转到了学馆深处,朗朗书声便清晰可闻,看到那几个秀才正卖力地带着孩童们诵读诗文,忽然间勾起了林啸的思念之情,此时此刻,在钦州学馆,卢华一定也在教室内给孩子们上课吧?

    “分别将近两个月了,她还好吧?不知饮食是否习惯?闲下来时,会不会很寂寞?”

    林啸怔怔地想道。

    一想起卢华,林啸眼前便全是她的音容笑貌,初恋时的温馨,牵手时的心动,离别时的伤感,一下子直入心扉……

    唉!真不该把她一个人丢在钦州啊!

    ……

    回到白沙岛指挥部,把瞿式耜安顿好后,林啸第一时间便带着李涵之他们前往兵工厂。

    曹嘉文见到林啸回来,高兴地带着他四处转悠,一边转一边滔滔不绝地介绍着各种情况。

    而吕海生等那三名实习生,见到林啸也兴奋地跟在屁股后面,不时插话做着介绍。

    令林啸倍感惊喜的是,刚造好的厂房内,除了最核心的数控精密机床所在的车间外,其他车间内凭空多出了一台台不知名的机械设备,这些看起来朴素却实用的加工设备前,到处都是忙而不乱的工人,正埋头生产着一个个枪械零部件。

    “这些设备,都是你们自己造出来的?”

    “当然,”

    曹嘉文自豪地道,“我不是说过吗,那些特种钢我还有大用,舍不得用来多造燧发枪……现在你看到了,我们的那几套宝贝机床,那可是工业之母,可以生产出一个又一个初级加工中心来,以后呀,我还怕这些钢材不够用呢,至于造枪造炮,用老周生产的钢材,就已经足够好了。”

    “真有你的,了不起,”

    林啸翘着大拇指道,“等以后光复了全国,可不仅仅兵工厂需要设备,其他矿山、冶金、石油、化工,甚至造纸、印刷等设备,都能造得出来吗?”

    “从理论上来讲,只要有图纸就能造,即便太复杂的造不出,初级的应该都行,有了这些基础,我们就站在了这个时代的潮头,还愁以后不能一步步升级?”

    零五文学 www.05wxw.com最快更新重回大明之还我河山最新章节。